流離尋岸
*灣家
*求灣家翔葉妹子搭訕
*找我最快的方式是私信不是噗浪

*文手,2014年怠惰期
*周翔、周葉我吃但是我不會去寫
 

《【全職/雙花】味道。(睡前一發腦洞)》

*lo主換了別個口味的沐浴乳
*lo主穿著霸圖外套在寫這篇
*lo主頭很痛,晚安


+++++++++++++++++++++++++


孫哲平對於洗髮精或沐浴乳之類的不會太上心,能用就好,管他甚麼味兒,不要太奇怪都能接受。張佳樂第一次在他家過夜的時候覺得明明用得是一樣的,為甚麼自己身上卻聞不太到。


「你傻了阿,嗅覺疲勞有沒有聽過啊?」看著趴在床上打榮耀的搭檔,孫哲平抬頭朝著空氣嗅了嗅,「怎樣?」一手撐著腦袋,張佳樂知道孫哲平用的都是薄荷味的,剛才洗澡的時候還覺得這味道挺不錯的,怎麼一出浴室沒多久這味道就聞不到了。


「我到是還聞得出你身上那股涼涼的味兒。」其實孫哲平覺得他們兩個離得也算遠的了,一個在床頭邊的桌上,一個賴在床尾巴,半個身體還拖在地上。
張佳樂揪起自己的衣服聞了下,這才想起這件衣服是跟孫哲平借的,吸得力道大點,除了薄荷味之外就是洗衣精的味道,「你用哪個牌子的?這味道還不錯。」
「等會兒我洗完再抄給你吧。」



幾年之後,當孫哲平注意到的時候,張佳樂身上帶著的卻不是記憶裡那種清爽的薄荷味,晚風沿著窗戶吹進房內,剛洗淨擦乾的頭髮就這麼被風帶起,「換洗髮精了?」
「嗯?」張佳樂把視線從手裡的平板一道孫哲平臉上,「好像是新出的牌子吧,看到在特價就買了。」抓了一小搓放在鼻下嗅了嗅,倒也不是說難聞,真要說起來還有點甜,張佳樂記得瓶子上說是果香味的吧?


「挺適合的。」孫哲平湊近了些聞,張佳樂卻覺得這樣的距離是否太近了些,要是房內沒有播音樂,估計連呼吸的聲音都聽得見吧。尷尬地把身體往孫哲平的反方向挪了挪也只是掩飾自己的臉紅,「別聞了,等下你洗完也會是這味道的。」


「不覺得別人身上的味道總是比較明顯嗎?」沒有隱藏自己的意圖,孫哲平把人堵在牆邊,硬是在他額頭上親了一下,沒有把瀏海撥開隔著髮絲的親吻似乎也帶上了殘留的果香味,甜甜的,卻不會膩人。


评论(2)
热度(4)
© 流離尋岸/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