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離尋岸
*灣家
*求灣家翔葉妹子搭訕
*找我最快的方式是私信不是噗浪

*文手,2014年怠惰期
*周翔、周葉我吃但是我不會去寫
 

《【全職/雙花/慎入】下次吃顆止痛藥吧。》

*雙花/經痛
*樂樂是公的<<重要
*不要問我血是從哪裡出來的(日本最近好像正在流行讓男人......)
*作者因為想看的電影一直載不到很火大
*作者不小心把第一次的稿子刪掉再寫一次覺得很虐心
*作者根本喪心病狂
*作者現在覺得翔葉不足(非常非常不足)
*慎入、慎入、慎入。

++++++++++++++++++++++++++++++++

張新杰和韓文清以為張佳樂又在賴床,但是細想又覺得不對,因為張佳樂那賴床的習慣在剛進霸圖的時候就已經被狠狠的矯正過來了,前一天晚上沒有boss刷新,葉修也沒有跑來叫陣,不管怎麼說都沒有理由熬夜,既然沒熬夜就更沒可能賴床了。

兩人敲了敲張佳樂的房門,沒過多久,就有人邊摀著肚子邊開了門,「怎麼回事啊??」瞧眼前的人臉色蒼白的難看,一點生氣也沒有,「肚子疼。」
「胃痛?吃壞肚子?」然而看那手摀著的位置很明顯就不是胃的地方,「......不知道阿。」雖說是肚子疼但是很明顯地和以前那種吃壞肚子的劇烈絞痛不一樣,下腹部那是悶悶的脹痛,連下背部也是一種難以言喻的痠疼。

韓文清皺著眉:「去看醫生。」難得看到自己隊友出現這個模樣,他想直接叫了車把人丟去醫院。
張佳樂微彎著腰,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按著,另一隻手扯著牆壁支撐身體,「別、我現在連說話都嫌累。」更別說出門了,現在光是離開床對張佳樂而言就是一種折磨。



"......聽你這麼一說我到覺得這症狀很像......"很像女人才會有的......那個阿。
孫哲平瞪著小窗裡張新新杰描述的情況,想到自己義斬隊裡的小顧偶爾會有這樣經痛的時後。
"我們在一起這麼久可都沒遇過啊......"不管怎麼想,張佳樂是男人這件事孫哲平還是很篤定的。
"那你看現在怎麼辦啊?他疼成這樣。"
孫哲平估摸著反正義斬現在沒他也不會怎麼樣,索性東西收一收直奔霸圖的Q市。



「樂樂,你怎麼搞得?」孫哲平一進門就看到張佳樂抱著棉被跪在床上,整個人縮在一起。
「......大孫?」難受的疼痛把張佳樂大腦都給搞到當機了,他對於怎麼早上隊長剛走沒多久,孫哲平就跑來的這個現況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說完兩個字,張佳樂又把腦袋埋進枕頭裡,孫哲平坐在床沿把一袋東西往他旁邊推了推,雖然知道孫哲平應該是擔心自己才跑來但是現在身體的情況實在不容許張佳樂開口多問。早知道平時自家情人是甚麼樣的個性,可當孫哲平把那一袋東西往張佳樂身邊推時,他可沒漏看那一抹爬上對方臉上的紅霞,雖然身體很難受,張佳樂還是伸手扒過袋子,「......大孫,你玩我啊。」


袋子裡全是義斬的顧夕夜塞給孫哲平的女性生理用品,包刮了各牌子的衛生棉、護墊,甚至還細分了是日用還是夜用......連黑糖都有。
「握操,大孫你不是吧......」就連現在張佳樂對自己身體狀況還是一頭霧水呢。
「.....張新杰跟我說的時候我也還不信......可看你把自己縮成個蝦米似的,我就信了大約八成。」想到自己隊裡的女孩子經痛的時候也是把自己縮成一顆球的模樣,孫哲平推測張佳樂應該也是經痛沒錯。
「可是......現在還沒出血阿。」皺著眉看著那一大袋的女性生理用品,張佳樂只覺得一陣惡寒。看著眼前的人眉頭自剛才進門就從沒放鬆過,孫哲平心裡也是急的,「欸、對了,小顧說經痛的時候熱敷會舒服點。」


「......真的嗎?」
「試試看不就知道了?」看眼前的人也沒有拒絕的打算,孫哲平乾脆直接把他扯進浴室,很快的,熱水浸溼的毛巾就被折成差不多的大小遞給坐在浴缸邊上的張佳樂,他半信半疑地把冒著熱氣毛巾放在下腹部,「怎麼樣?」
「似乎......真的、沒那麼疼了。」溫熱的毛巾的確舒緩了不少從早上開始的脹痛,張佳樂發出了滿足的嘆息,畢竟這種事情兩個大男人活了快三十都沒經歷過,現下一看熱水真的對原本一直在哼哼唧唧得喊疼的人有用,孫哲平直接堵了浴缸的塞子放滿了水,剝光了張佳樂的衣服就把人推了進去,「靠!!!你輕一點,我現在可是病人!!!」
聽到張佳樂今天難得精神的罵了一句,孫哲平這下可說是徹底緩下了緊繃的情緒,雖然病懨懨的情人也別有一番味道,但是孫哲平還是喜歡看到張佳樂健健康康的樣子。

兩人就這樣一個在浴缸裡一個在浴缸邊有一下沒一下的聊著,聊到後來還打起了水仗,起因是張佳樂潑了孫哲平一掌水,而現在花灑被握在對方手裡朝自己直噴,張佳樂一邊躲一邊想從對方手裡搶回花灑......。
「欸,大孫,等等......」張佳樂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勁......邊喊著讓孫哲平停手邊試探性的往下身摸去......
「操!!!出血了!!!!」
「......靠,剛剛不是還沒事嘛!!??」人一急便從浴缸裡站了起來,都待在一起多少年了甚麼地方沒看過,面對面的孫哲平就瞧見鮮血從私處順著雙腿流進水裡,順過架上的大毛巾丟給張佳樂,自己回房裡拿那一袋女性生理用品。

才剛回到浴室口便被突然關上的門給堵個正著,差點撞上去,「樂樂你做啥呢?」
「不准進來!!!」
這模樣誰會願意給別人看!?
「張佳樂,讓.我進.去。」
「死都不要!」門開了一個小縫,他示意孫哲平把東西直接遞進來。
「嘖。」硬是把身子堵在門邊,孫哲平看到被張佳樂拿在身前的毛巾上不只一處沾著血,一條大白毛巾被搞得像是案發現場怪嚇人的,眼角撇到地板上還有幾處才剛滴落的血液,說什麼也放心不下。
「你自己有辦法?」張佳樂一手抵著門板,不管孫哲平怎麼說,他只是一直搖頭,及肩的頭髮隨著激烈的動作滑落,知道倔強起來的張佳樂只吃軟不吃硬,但是此刻也管不了這麼多了,孫哲平狠下心直接用蠻力把門強硬地推開,一把抓過還在張佳樂手裡的毛巾,順著力道把人摟在懷裡。
「操!!!」儘管被抓住了,還是不安分地扭著身體想逃,孫哲平只得加大手臂的力道把人死死的按在懷裡,「消停歇阿,樂樂,你想搞得霸圖全隊都知道嗎?」方才那條大毛巾用來制止懷裡人的動作倒是挺管用的,雖然上頭滿是腥氣薰得人難受。

原本就因為經痛沒多少力氣的張佳樂,剛才那微不足道的抵抗可說是徹底把體力都用光了,此時只能待在孫哲平的懷裡喘著粗氣,「.....算了,你來就你來吧,我沒力了......」總算是讓張佳樂停止掙扎了,孫哲平安慰似的吻了吻對方的額角,這才著手清理一團糟的浴室。


待兩人都換上乾淨的衣服回到床上時,都已經是吃晚餐的時間了。孫哲平摟著縮在自己胸前的張佳樂,「想吃什麼?我去幫你買?」早上和中午張佳樂都沒吃只是悶頭狂睡,再加上方才在浴室裡體力的消耗,他的確已經餓到不行但是......熱敷的時候明顯緩和下來的悶痛感卻在洗完澡之後卻加劇,張佳樂現在可以感覺自己已經洗乾淨的背部又被激出一層薄汗。
「......這該死的痛讓我完全不想吃。」
「還在痛啊......。」他讓張佳樂翻了個身,調整了下姿勢,從後面把手伸到對方的下腹部,「是......這邊?」
有免費的熱水袋不用白不用,人體的體溫雖然沒有多熱,但是對於像是獨立於人體體溫低了好幾度的下腹部而言,還是有不錯的舒緩作用。張佳樂抓著孫哲平的手放在正確的位置,「這邊。」
雙手交疊著,兩人份的溫度沿著皮膚傳遞,或許是心理作用吧,張佳樂覺得......好像、真的沒那麼痛了。

-TBC......(maybe)-

我好想看張佳樂經期被上喔(節操呢)

评论(11)
热度(9)
© 流離尋岸/Powered by LOFTER